心底里那个永恒的角落,除了父母,还会有谁呢?你们的那片心是否少了一块,被某人偷走?如果那某人永远不回来了呢,如果没胆子再见就是永别了呢,如果那某人改变了你的一生,改变了你对整个世界的看法,改变了你的心态你的思想你的一切,却走了呢?多久以来你其实一直在装,装作不在乎那某人,装作自己有尊严,装作自己不是孩子是个大人,也直到和那某人遇见之后你才摆脱用哭闹解决问题的小孩的思考方式。为了挽回自己开始时就已经丢掉的体面,连最后告别的机会都不珍惜,好像自己真的不在乎了一样。可是你错了,每个晚上你都在梦见她,梦着如果能再会,一定要装作冷漠,并配上一个华丽的转身。直到这时才发现,你自己早已从心底里沦陷。
接下来,...

一些想法

  你要坚定自己的心,虽然,某些想法在一定的时候看上去并不对自己有利。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都曾明辨是非,都曾关爱他人,都曾无私奉献。这些优秀的品质在未成年时被称作幼稚,而很少人在步入社会后不为现实屈服。的确,规则就是这样,好人,被公认不会赚很多钱,不会巩固自己的地位,不会更不能保护爱的人。这也是很多人挣扎的根源,特别是一些想法细腻的人们。
  现在思路明确了也混乱了,从外面看里面,哈哈。我只是在纠结一条公理叫适者生存罢了。

游西塘有感

秋游去西塘,出发前我算了下,发现除了这次,四年初中里只剩下一次秋游,所以这是倒数第二次。

说真的,你要让我说曾去过的国外城市我可以举出一大堆,像温哥华,像芝加哥,但国内,这是第一次跑那么远。上海到浙江,不到两小时的车程,这就是我走过最远的路,真讽刺。同班同学我更不愿多说,想必好不到哪里去。

到西塘,上午九点。直接解散,说是下午三点再集合,共六小时,除了把自己整死随便你干什么。原先是分好组的,但是走到半路不再愿意同他们一行,便孤身在古镇闲逛。半路巧遇志同道合者,就又从孤身变成双人。我们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在把六小时的时间一点一点地磨去,化作粉,逝如风。

中途沿河坐下,偏偏不坐石椅,而是倚着...

物是人非景长留

看窗外的路,人来人往,车流不息。街道两旁植满梧桐,下有卖报老者,有文艺青年,有推婴儿车的妇人。看着藤蔓爬满的高架底柱,我仿佛能一眼望去五十年,不,十年就足够了。车里的婴儿成了少年,重走旧路,是否还能记得今日的这一程?而现在的行人们,有多少还能再活十年。想起看过一本诗集,叫物是人非景长留,很应景。一直到城市败破的那天,会有多少的行人来来往往,从同一棵树,同一根柱下走过呢?

2017年9月16日 多云

有时候日子会出奇得慢。每一天都是艰辛地过去,又是艰辛地开始第二日的拼搏。学生是很苦的,但只是体力上的辛苦。因为即使熬到双休日,谁又会在家里闲着。因此这日子,熬不过去又没有尽头。现在的学生啊,一个个都只知道在成山的作业里扎堆,一空下来也只有打游戏唯一一种休闲的出路,都与这时代脱节了呀!可是这又不可以怪学生……学生们的逻辑是提高了,可思想境界却是出奇地低!

通常在学校里,我插不上话,甚至是不愿说话的。这并不代表我孤落寡闻,只是在这样低级龌龊的环境中,我没法与任何一个人交流起自身的想法。他们的想法配不上自己的身高,自己的年龄,甚至是青年的称号。

“你看,这风多大,都快要把人给卷跑了!”国旗在狂风...

社团创办笔记(三)

这就是你们所期待的第三部分了。这段文字原本应该在昨天发表,可惜因为功课以及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没能把它赶出来。同时我也越来越担忧自己的处境,即使整件事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昨日前去参加社团的开创会议。又是大堆大堆的纸张,真是令我痛恨极了。开始明白,这些程序也是许多社团在霎那间被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原因之一。我挺过来了,原本的那股冲劲却和耗费的墨水一般在白色的纸张间化开来。我的满腔热血呀,它们都消失殆尽了。这就像你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高墙,却发现对面一无是处。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精疲力竭,没有间隙再翻回到墙的那一面了。眼前尽是荒野,你却叫我在其间耕出农田。是的,我丢掉了退路,使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也许...

于是题于校门口

《自卑》
埋没在人海太让人自卑
破碎的心在绝望里颓废
淡薄的交情还懂不懂羞愧
别躲在墙角假装你仍在落泪
——2017年9月 教师节前夕 于卧室

改编自数学老师的自卑理论。送给在名校里迷茫的颓废儿们,祝你们好运,因为我们同病相依。

社团创办笔记(二)

2017年9月4日 晴

现在流的泪就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我搞不懂自己咋就脑子瓦特了想去申请社团,这算是不自量力。可是对外的说法也算半个真心。有位女同学成绩蛮好的,思路也算是清楚,于是我抱着试图搞懂自己的心态战战兢兢地去问她:“你干啥不去申请社团?”那姑娘很认真:“我找到自己喜欢的社团了呀,再说我也没空去搞这种东西。”我表示很无语,最后这场谈话以姑娘一个“唉”字结束。我们之前有过约定,我不好多说,于是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那姑娘叫薯片,你看我有没有眼光?别老以为我跟姑娘搭讪,有时候也是为了揭开人生奥秘的好不好。

扯远了。据说写字要对得起大标题,不然要遭天打雷劈。

班主任扔出去两份申...

我的六层小楼

2017年8月29日 暴雨

        我就住这六层小楼里。这小楼离学校近,用不了十几分钟功夫便可以走到。因此从卧室的窗子能够依稀望见教学楼迷迷糊糊的模样。前面说过,小楼一共六层。我住在五楼,这位置刚刚好,既能看清从小楼下经过的行人,又差不多可以看到远处的城市和跨江大桥。父母皆为工薪阶层,刚搬来时一路上骂骂咧咧,指指点点,说这不好那不好。但在我看来,这小楼反而比原来那间屋子住得舒适。现在人看房子,讲究反而比原来要多。朝向、光线角度、是否配备电梯,甚至连邻居的人品也都需要一家人评头论足一番。我觉得那是吃饱了撑着,傻事。住...

1 / 4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