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报亭

路过家门口那家书报亭的时候,参考已经卖光了,剩下大家和国防时报。老阿姨身后的架子都已空了。买完报,恰巧身边阿姨的一位朋友便问她,这架子怎空了?老阿姨说她要走了,书报亭开不下去了。她说得那么自然,那么不在乎。以前在作文里写过类似的情景,还登上了年级的范文,说什么结构得当,语言优美,现在看来那尽是瞎扯。因为完全不是纯粹的伤啊。当你失去什么,尤其是对你而言不可缺少的那类事物,伤心二字是无法完全概括的。这就是我现在的感受。她说,五月六号就要走了。不能相信我再也见不到她,她为人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慈祥。可她现在却要走了。

也许上海的书报亭总有一天都要消失的吧。它们逐渐退出上海人们的视野,就快要看不见了。那阿姨也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死去吧,没人会在乎她,就和没人会在乎书报亭倒闭一样。

评论
热度(3)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