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公吃饭。前天晚上约定好,十点半,我到了,他也到了。还好,他的变化并不大,还是满头的银发,慈祥的面孔。从来福士广场的地下通道穿过福州路,他请我在南京路步行街附近的一家商厦里吃牛排。没等所有的菜上齐我们就聊起来,我和阿公谈政治谈得比较多,因此说到激动处我们反而压下了声线,倒有股地下工作的味道。说着说着,他讲起历史,毛泽东,邓小平,周恩来,四人帮……这些现在只在历史课本中出现的人物,竟然是阿公几十年的亲身体会,很神奇。很难想象,当一个人有了七十八年的经历,他会是如何的坦然。说到高兴出,我笑着说阿公“沧桑”,于是我们都开心地大笑起来。我问他,您觉得您这一辈子,到底算如何呢?其实这是一个很玄的问题,甚至用文字都很难表达。但我们都知道它是怎么一回事,于是阿公笑着回答,我这一辈子,已经很足够了啊。突然就羡慕起老人来,他们一生所经历的可能远远比我们这代人要多无数倍,而我们的路却在眼前展开,一望到底。叹口气,改结束了。这次一聚,就像平凡的生活出了差错,一个意外的空间,旅行者在此处稍作休息,便要重新踏上前程。其实吧,年少还是好的,还能有这样的机会让自己跳出怪圈。参加工作后,可能就真的是身心的煎熬,真正的一眼望不到头。阿公一直送我到二号线站口,一位年长者在向小辈送上祝福。地铁门关上,阿公走了。

评论
热度(2)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