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西塘有感

秋游去西塘,出发前我算了下,发现除了这次,四年初中里只剩下一次秋游,所以这是倒数第二次。

说真的,你要让我说曾去过的国外城市我可以举出一大堆,像温哥华,像芝加哥,但国内,这是第一次跑那么远。上海到浙江,不到两小时的车程,这就是我走过最远的路,真讽刺。同班同学我更不愿多说,想必好不到哪里去。

到西塘,上午九点。直接解散,说是下午三点再集合,共六小时,除了把自己整死随便你干什么。原先是分好组的,但是走到半路不再愿意同他们一行,便孤身在古镇闲逛。半路巧遇志同道合者,就又从孤身变成双人。我们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在把六小时的时间一点一点地磨去,化作粉,逝如风。

中途沿河坐下,偏偏不坐石椅,而是倚着河畔把脚轻轻垂到水面,两岸是绿荫垂柳,脚下是流水小桥。很快就有保安把我们赶走了,逼迫我们规规矩矩地端坐在石椅之上,还给我们顶一个影响市容的罪名。我不禁想,这小镇原先该是数百人吃食住行的地方,不知曾有多少少年像我们的样子以不同的眼神坐在同一处河岸。如今这里被冠上了四星级景区的称号,却也不再同意游人亲近这景,这情,也不知道到底是升了级还是降了级。

归程,和朋友在酒家稍作休息,点了两个菜:炒土豆丝和青椒炒肉。原先是不准备吃的,但是一看到那位两鬓苍苍的妇人接近祈求的眼神谁都没法不动心。一路走来都是这样的,好像哪里都不缺无人问津的店铺。

去版画家的庭院,朋友半路独自走了,他总是有时要干。是当地一位小有名气的版画家,叫做王亨,去年死了,只留下数不胜数的画作,现在贱卖给游人。我走进庭院,庄重,凄凉。看到两把交椅,上有一幅山水画。拂过冰冷的木桌,我想,不知道多久前,哪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曾端一壶清茶,在这与世隔绝、万籁俱寂的交椅上晒过太阳呢?

这次真的是往回走了。半路在桥边碰到同一组的同学们,我惊讶地发现他们几乎没有与早上我同他们分开时的姿势有什么不同。我问他们去处,其中一个从王者荣耀里抬起头:“我们哪里都没去过,一直都坐在这呀。”

他们打了六小时王者荣耀。

我不禁问我自己得到了什么,太多了,所以才会写这篇文章。我只知道,与来时的我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我想,只有我能骄傲的说自己去过西塘,而我亲爱的同学们,他们不过是落脚在西塘,心却沉迷在王者荣耀里罢了。


评论(1)
热度(4)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