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作弊的我们

注:本文纯虚构。

人小的时候不懂世事,不会去理解大人口中细碎的言语。比如,读书的意义所在。

于是就有了作弊。

好在我们都已长大,不会去做如此傻事。不过曾经,作弊这件事却是常有,见怪不怪。虽然白卷英雄的时代已经过去,作弊大军还是让老教师们闻风丧胆。而我,也曾是其中一员。而且这作弊的技术水平定是绝对的一流。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其实作弊也分为好多类,比如最常见的考场作弊,而这其中又能够细分。交头接耳必会被老师们识破,更多的是递小抄传纸条。不过风险依然很大。如纸条被一阵风吹走之类,只能说人品还需要积累。万一哪天运气太背,纸条写到一半忽有一庞大阴影降落于桌面,别担心,我一定会为你默哀的。

我偏偏不干这个,如果说打小抄是找银行贷款,我这就是借高利贷。这个不一样,哪天忘记还钱,说不定要被枪毙。

你见过有人在考场外作弊的吗?不,我不是指躲到厕所,而是考试结束以后。

终于明白为什么高考试卷要拉上封条用卡车拉走了。

以前学校老师批改卷子,数学最快,语文殿后,但不论快慢,都是在办公室批的。我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说明一下,本人以前也算是半个“老师的好帮手,同学的好伙伴”,所以说,哪天我想到办公室溜个弯儿,说真的,很容易。

起因想必好学生们都碰到过,提前半小时把卷子摔给老师,慢悠悠回到座位的途中用蔑视的眼神扫视全班,长叹一口,仰望天空,意思是做这卷子怎么那么无聊,你们怎么都那么弱逼。碰巧那天我回座位,瞄到一眼同桌的卷子。

我靠,这道题我怎么没做。

都想象得出我的脸色是怎么从红到紫,从紫到黑的了。

没事儿,计划都拟好了,卷起袖子干他的。

做早操的时候我说我肚子疼,留在了教室里。实际上我掐着秒表,音乐一响我就杀到办公室。正如我猜的,里面空无一人。

后面所发生的,各位猜都猜得出来了。只是老师们大概做梦都想不到,他们眼中的好学生会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是的,我很愧疚,即使那次我拿了第一名以及全校最高的成绩。他们都没有很惊讶,好像这就是我的义务,我的职责。

好像这就是我最应该做的,一张好学生的嘴脸招摇过市。

不去管那副心肠,是不是烂到了根。


评论
热度(4)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