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创办笔记(三)

这就是你们所期待的第三部分了。这段文字原本应该在昨天发表,可惜因为功课以及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没能把它赶出来。同时我也越来越担忧自己的处境,即使整件事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昨日前去参加社团的开创会议。又是大堆大堆的纸张,真是令我痛恨极了。开始明白,这些程序也是许多社团在霎那间被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原因之一。我挺过来了,原本的那股冲劲却和耗费的墨水一般在白色的纸张间化开来。我的满腔热血呀,它们都消失殆尽了。这就像你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高墙,却发现对面一无是处。但是无论如何,我都精疲力竭,没有间隙再翻回到墙的那一面了。眼前尽是荒野,你却叫我在其间耕出农田。是的,我丢掉了退路,使自己陷入尴尬的境地。也许是我描写得太过于夸张,你可以明显地看出来两份笔记之间情绪的差异。周围的所有人,他们都在祝贺我,我也只能苦笑着,迎接下一个教师节。节日总可以让你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是啊,道路仍漫长,你让我开辟农田,他妈的,老子就去开辟了怎么样!

昨天的这个时候我已接近崩溃。海报,指导教师申请表,社团申请表像三根矛,直直地逼着我在夜里睡了个及其不安稳的觉。海报的规格是90×120厘米,一天之内我上哪儿去找这种纸张?谁又能替我社团授课?这些可都是问题呀。海报的制作过程我不想再提,因为网络上可是真的没有如此诡异的尺码。所以,我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搞懂了Photoshop的基本操作,比两百个补课班还要牛逼。其之艰辛,惨不忍睹。海报制作完后交给母亲至打印店打印,同时我必须着手解决指导教师申请表的去向。

前一天晚上,也是个姑娘。思路很敏捷,告诉我可以考虑考虑班主任。班主任是语文教师,第一反应是拒绝的,班主任站在身后,还听着自己上课,这得有多么尴尬呀。我想了一夜,发现只剩下了班主任一个人选。因为在一天之内我的的确确找不到任何与此相关的成年人。于是我手里揣着申请单,步步蹒跚地踱到办公室。我已在心中想好了无数种金老师可能的反应,但是随即又觉得这样没有任何用处,因为金老师已经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此时距离申请单的截止时间已不到二十四小时。杀入办公室,金老师却爽朗地答应了下来。我很懵,原来那些想象中的对话真的是一无是处。

我很幸运,想必是上苍眷顾了我。距离截止时间仍然剩下十二小时,问题却是迎刃而解。

 

此稿乃匆匆赶赴,风格想必已严重扭曲,不过那也没有关系,因为《社团创办笔记(四)》正向我迎面走来。


评论
热度(7)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