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色,再深一点》

        亮亮坐在夜色深情的怀抱里。在竹子花搅乱的树影下,闷闷不乐地怀念着。爸爸妈妈不知道亮亮在哪儿。妈妈靠着墙滑到地上,啊的一声哭出声来。“死婆子,给我把嘴巴闭上。”爸爸打了妈妈,亮亮在林荫道黑洞洞的颜色里奔跑。他踩到了石子,没反应过来就重重地跌倒在粗糙的土地上。爸爸扔下妈妈,摔了家门,走了。
        亮亮哭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喉咙被异常的东西堵住了。泪像瀑布一样从亮亮深深的眸子里流到土地上,将它变了颜色。
        亮亮爬不起来。远远的沙地上有了亮光。亮亮很快乐,又跟伤心,他想,一定是爸爸妈妈来找他了。亮亮并不想回去,他像泄了气的皮球,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没了劲儿。
        可是,亮亮错了呀。
        那远远的光,缓慢地分裂开。那不是打着手电的爸爸妈妈,那是一辆打着灯的汽车。坚硬的金属划破夜的空寂,像一把刀在薄薄的膜上划开了口子。它停不下来,毫无准备的刹车彻底地折断年老的阻力片。汽车从亮亮的身上跨过去。
        血,它把土地染成更深的颜色。

评论
热度(8)

© 青山白发 | Powered by LOFTER